羅馬研究

【漫談古羅馬曆法】為什麼二月有28天跟29天?七、八月有31天?

前段時間,有個朋友很興奮告訴我為什麼會有大小月,以及七八月為什麼有31天,內容簡略來說是:

「古羅馬的凱撒挖走了2月的日子,將其補到7月,所以7月有31天,而後奧古斯都不滿意自己的天數比凱撒少,又再次挖掉2月的1天去補去8月,所以這兩個月都是31天。」

由於在凱撒跟奧古斯都的史料中,我沒有印象哪裡提到挖走2月的日子,而且這一聽就完全不符古羅馬人邏輯,頓時腦中的農場文警鈴大響,順著這些關鍵字去查,發現這說法是中文界流傳的天大誤會,而且幾乎沒有人糾正這個錯誤。

雖然用英文跟日文去查也可以查到這個農場說法,但稍微專業的網站都可以查到2月有28天,7、8月有31天都是出於其他的曆法考量,只有中文界不管甚麼網站,流傳的完全都是同一套胡說八道,總之至2024年2月28日為止,網路上用中文解釋為什麼2月只有28天的文章大概95%都是假新聞。

甚至連交通部中央氣象署的居然也是錯誤的說法(截圖時間2024/02/10)

說老實話,我一開始發現中文界全是錯誤答案的時候超震驚(甚至有點生氣),但轉念一想,這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似乎過於艱澀,而且不知道正確答案也不會影響人生,確實沒什麼好計較的。

不過這給我了很大的啟發,因為前陣子看完了一本論文集《曆法、宗教與皇權:明清之際中西曆法之爭再研究》,對於曆法的發展很有興趣,想說趁著這個機會,來窺探古羅馬的曆法是如何發展的。

懶人包

如果不想看考證過程,先提供個懶人包,簡單來說,我們現在陽曆的月份名稱與天數,是從2000年前古羅馬人定下後,幾乎原封不動持續用到今日:

  1. 古羅馬曆法自有史以來,2月不曾超過28天,且多為祭祀節日,所以把2月扣掉兩天去補78月,純屬無稽之談
  2. 凱撒搬移2月的天數到7月並沒有任何史料提到,且承上所述,2月原本就無天數可扣
  3. 奧古斯都只有更動8月的名稱,沒有變動天數,且根據考古證據,在8月改名之前,8月早就是31天
  4. 古羅馬早期大小月順序本就很紊亂,但凱撒的曆法改革為對應365天的太陽週期,必須從其中幾個日期較少的月份補上天數,當時凱撒不想過度影響羅馬人算日子的方式,能補成31天且影響最小就是這幾個月,跟比誰偉大完全沒關係
  5. 現行中文界的謠言是來自13世紀的英國人Sacro Bosco的著作《De anni ratione》,距離儒略曆頒布已超過1000多年,且無考古史料佐證,可信度趨近於0

如果還有興趣看很長很長的文章的話,那就一起從古羅馬的史料來爬梳現行曆法的由來,我會盡可能在不扯到複雜數學公式的前提下,重新用中文說明一次為什麼2月是28天,7月和8月是31天,以及錯誤流言是如何產生。

古羅馬前期的月曆

太陽月亮星辰的移動,在現代已確知都是精密的科學,但在古代,為了估算時間而發展出曆法,陽曆陰曆的發展都是依靠觀測得來,陽曆是根據太陽,陰曆則是月亮,但人們為了要把太陽跟月亮行走的時間對齊,花費了不少力氣,羅馬的曆法在前期和大多其他文化的曆法一樣,都在致力於陰陽兩曆的調和,以此延伸出各式各樣的傳統。

羅穆路斯曆

根據傳說,羅馬城在西元前753年4月21日建立,羅馬的創建者─第一任國王羅穆路斯(Romulus),將一年分隔成10個月,有4個月是31天,6個月是30天,其餘61天則放置到冬天,稱為「羅穆路斯曆」,但由於此曆法目前暫無實質考古證據,大多數學者認為這是羅馬人對傳說的後設,不需過於嚴謹看待。

中文對應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
拉丁語Martius(新年)AprilisMaiusIuniusQuintilisSextilisSeptemberOctoberNovemberDecember
天數61(直到冬季結束)31303130313030313030

努瑪曆

在古羅馬更普遍的說法是,羅馬王政時代的第二位國王─努瑪(Numa),律定了曆法,將一年分成12個月:

atque omnium primum ad cursus lunae in duodecim menses discribit annum; quem, quia tricenos dies singulis mensibus luna non explet, desuntque undecim dies solido anno qui solstitiali circumagitur orbe, intercalariis mensibus interponendis ita dispensavit, ut vicesimo anno ad metam eandem solis unde orsi essent, plenis omnium annorum spatiis, dies congruerent. idem nefastos dies fastosque fecit, quia aliquando nihil cum populo agi utile futurum erat.

他首先按照月亮的運行將一年分為12個月,由於月亮每月不滿30天,(12個月總和)比繞行夏至冬至的太陽年少11天,他設置閏月,如此安排年,以致第20年,所有年期滿時,天數與他們開始時太陽的同一位置相吻合。

─Livius, Ab Urbe Condita 19.6.7

由於努瑪在傳說裡是個具有神性的國王,曆法作為自然秩序的延伸,他是最佳的制定人選,這段紀載有意思的地方,是它反應了早期羅馬曆法致力於陰曆與陽曆調和的過程。

古人很早就觀察到月亮的陰晴圓缺約29.5天完成一次週期,也觀察到太陽回到同一位置需花費365.25天,把一年除以29.5天可以得到12個月,這是上文第一行努瑪確立的事情。

365.25÷29.5=12.381

由於月亮週期有長有短,只是平均起來是29.5天,所以12個月分成大月(30天)或小月(29天),但這樣的話全年加總起來只有354天,對不上太陽走一圈的365天。

365-354=11

於是有11天不見了,當時解決辦法是每隔幾年產生一個「閏月」,然後把這些累積的天數塞到閏月去,好讓整個曆法符合宇宙運行的方式,通常這個方式稱為「置閏(Intercalation),古人已經注意到在19年內插入7個閏月,陰陽兩曆就能重合。

但是原文為什麼說「以致第20年…..」呢?因為活在2000年前的羅馬人,不知道甚麼叫做「0」,計數的時候會使用內含的算法。

所以這產生了一個計算上的差異,例如已經有千年歷史的奧運,對現代人來說是「四年舉辦一次」,但如果跟羅馬人說,要說五年辦一次才是正確的年份,用圖解來說如下:

按照這個邏輯重新理解「以致第20年……」這句,就是每19年中會有7年有閏月,何時設置閏年會由大祭司決定。

雖然看起來很複雜,但這方式和我們目前所使用的農民曆幾乎一樣,農曆隔兩三年會多一個閏月,只是閏哪個月要看節氣而定,例如去年2023年,農民曆是閏2月(有兩個2月)。有興趣查詢農曆何時閏月的人可以參考臺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的陰陽曆對照表+曆象表

迷信的羅馬人

乍看之下,只要有好好地處理置閏,曆法應該可以順利運作,但是!!古代人是很迷信的,羅馬人也不例外,羅馬人受到畢達哥拉斯學派的影響,有種數字迷思,認為奇數是好的,偶數是壞的。羅馬最偉大的詩人維吉爾,也在他的田園詩寫下對奇數的崇敬。

Numero Deus impare gaudet
神喜愛奇數

─Vergilius , Bucolica, VIII, 75

基於迷信的前提,努瑪又調整了曆法,12個月有354天,不吉利!所以要+1=355天,這355天要被分配給12個月,但…..

  • 一個月有29天,很好沒問題
  • 一個月有30天,偶數不吉利!所以要+1=31天
  • 2月份比較特別,是向亡靈和冥神祭祀之月,是不祥之月,也是淨化之月,所以2月的天數被-1=28天

根據學者整理,這樣加加減減湊出來的天數分配如下,可以注意到此時大小月的分布已經是不規律了:

月份拉丁語努瑪曆
1月Ianuarius29
2月Februarius28
3月Martius31
4月Aprilis29
5月Maius31
6月Iunius29
7月Quintilis31
8月Sextilis29
9月September29
10月October31
11月November29
12月December29
總天數355

置閏

接下來到最大的問題─置閏,相較於我們農民曆直接生出一個完整的月份,羅馬人出於「不想影響重要節日」的想法,反而把閏月複雜化,首先,把2月從28天變成23天或24天,然後將兩年所累積的日數加上從2月挖來的4或5天,產生一個27天的閏月,所以羅馬人早期一年有3種版本,根據大祭司的決定來置閏:

一年的天數說明
355天 無置閏
377天 置閏月27天,2月變成23天
378天 置閏月27天,2月變成24天

這種計算方式,已經不是一般人想要去理解的內容了吧,但羅馬人還是有更狂的部分。

羅馬人的月曆

了解努瑪曆的基本原則後,就可以來看看改曆前羅馬人的月曆長甚麼樣子了。

目前考古發掘最完整的古羅馬曆,名為《Fasti Antiates Maiores》使用時間約在西元前84~55年,標示出共和國晚期在凱撒改曆前所使用的曆法。原件目前收藏在義大利羅馬國家博物館(Museo Nazionale Romano),重建品則是在西班牙,以下是重建的曆法圖。

圖片最上方可以看到月份的縮寫IAN‧FEB‧MAR等等,除了後來被改名的7月和8月,其他縮寫幾乎都被完整保留到現代。最下方則是用羅馬數字標示一個月有幾天,例如1月(Ian)就是XXIX=29天,2月(Feb)是XXIIX=28天,7月(Qvin)是XXXI=31天,8月(Sex)是XXIX=29天。表格的最右方寫著INT,就是指閏月,底下標示XXVII=27天。

由圖可知,在凱撒改革曆法之前,可以明確知道2月長期以來都是28天。

在古羅馬,周被稱為「nonae」,這個單字在拉丁文是「九」,但如前所述,羅馬人沒有0的概念,所以一周用現代角度來看是8天,他們把星期一~星期八用A~H標註

而在A~H旁邊標註的字母F、C、E、N等等的則是標示該日可以做甚麼,有點類似我們農民曆「宜、忌、沖、煞」的概念。其餘的文字則是標示各種重大節日,這些節日的內容完全可以出一本論文集,在此篇就不討論了。

羅馬人如何算日子

接下來可怕的來了,羅馬人的記日方式不是像我們的3月5日、4月18日這種很單純的,而是依據三大標記來倒數,分別是:

拉丁語簡寫說明
KalendaeKal每月的第一天
NonaeNon或N小月(29天)是指每月5號,大月(31天)是指每月7號
IdusEid或Id小月(29天)是指每月13號,大月(31天)是指每月15號

羅馬人算日子的方式就是各種倒數,例如5月2日用羅馬算法就是就是「5月Nonae的前兩天」,3月19日就是「4月Kalendae的前14天」,3月對照努瑪曆是大月有31天,所以從4月1日算回去有14天(注意羅馬人是內含算法),簡寫可以寫成a.d. XIV Kal. Apr.

而且特別的是在古代只有羅馬人這麼做,希臘跟埃及的日期記法跟我們今日是差不多的3/25、12/14的線性表示方法。羅馬人這種算法一直持續到中世紀。

把羅馬人計日法列表整理如下(以下以大月31天舉例):

天數簡寫拉丁語中文翻譯
1KalendsKalendis在Kalendae這天(每月第一天)
2a.d. VI Non.ante diem sextum NonasNonae前6天
3a.d. V Non.ante diem quintum NonasNonae前5天
4a.d. IV Non.ante diem quartum NonasNonae前7天
5a.d. III Non.ante diem tertium NonasNonae前3天
6Pridie Non.Pridie NonasNonae前1天(羅馬人為內含算法)
7NonesNonisNonae當天(小月為5號那天)
8a.d. VIII Idante diem octavum IdusIdus前8天
9a.d. VII Idante diem septimum IdusIdus前7天
10a.d. VI Idante diem sextum IdusIdus前6天
11a.d. V Idante diem quintum IdusIdus前5天
12a.d. IV Idante diem quartum IdusIdus前4天
13a.d. III Idante diem tertium IdusIdus前3天
14Pridie IdPridie IdusIdus前1天(羅馬人為內含算法)
15IdIdibusIdus 當天(小月為13號那天)
16a.d. XVII Kal.ante diem septimum decim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17天
17a.d. XVI Kal.ante diem sextum decim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16天
18a.d. XV Kal.ante diem quintum decim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15天
19a.d. XIV Kal.ante diem quartum decim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14天
20a.d. XIII Kal.ante diem tertium decim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13天
21a.d. XII Kal.ante diem duodecim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12天
22a.d. XI Kal.ante diem undecim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11天
23a.d. X Kal.ante diem decim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10天
24a.d. IX Kal.ante diem non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9天
25a.d. VIII Kal.ante diem octav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8天
26a.d. VII Kal.ante diem septim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7天
27a.d. VI Kal.ante diem sext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6天
28a.d. V Kal.ante diem quint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5天
29a.d. IV Kal.ante diem quartum Kalendas下個月Kalendae前4天
30a.d. III Kal.ante diem tertium Kalendas 下個月Kalendae前3天
31Pridie Kal.Pridie Kalendas 下個月Kalendae前1天

上面也可以注意到,羅馬人都是使用內含算法,雖然蠻多文章有討論到古羅馬不太有「前兩天」的說法,但凱撒本人描述1月4日時,他是寫「II Nonas Ianuarias(1月Nonae的前兩天)」,所以在描述上可能有許多彈性。老實說這種計日法對現代人來說根本天書等級,真的很佩服願意花時間研究羅馬曆法的學者。

不知今夕是何月的羅馬人

雖然說曆法各種計算極端複雜,但如果好好遵循,曆法理論上還是能好好運作,但他們的迷信與政治化置閏的方式,反而讓整個曆法陷入更混亂的境界。

誰來決定曆法

至於說到根據法律規定,甚麼時候應該用初收的作物和初生的幼獸獻祭,則需要仔細計算閏月的安排。努瑪曾經明智地做過這方面的規定,但後來由於大祭司們不認真計算而陷入混亂。

──Cicero, de Legibus II 12-29

羅馬的宗教事務,大多是由祭司團(Pontifices)所主掌,祭司團的領導者是大祭司(Pontifex maximus),作為掌控祭儀的負責人,曆法和置閏自然也是其責任之一。

但羅馬的宗教團體並不封閉,跟外界連結非常多,祭司其實只是統治菁英的其中一份工作,經常在擔任祭司的同時還兼任其他官職,例如晚期共和國名人中,龐培、安東尼等人就有兼任不同類型的祭司職位,但作為羅馬宗教的領導者「大祭司」,是重視權力分配的羅馬體制中,少數沒有同僚的職位,且為終身職,在首都還配有官邸,由此可知其來源之古老,可以追溯至王政時代,所以大祭司聲望非常高,經常是貴族們競相爭取的職位。

↓大祭司的服裝最主要的特色是會以布料罩住頭部

雖然掌握曆法的人大多是當時的貴族菁英,但不代表這些菁英會以科學化的方式做事,別忘了羅馬人可是會以單偶數決定吉凶的迷信民族呢!就連當時的希臘史家波利比烏斯(Polybius),看到羅馬人的迷信方式也不得不敬佩,可見在已經很迷信的古代世界,羅馬人是迷信群體的箇中翹楚。

然而在我看來,羅馬共和國最明顯的優勢在於他們擁有堅定的宗教信仰,我指的是迷信─其他民族認為這是應該譴責的事物─維繫了羅馬共和國的團結,在羅馬,無論是公共生活還是私生活,沒有人任何東西會比迷信發揮更加廣泛或更加重要的作用。

─Polybius, Histories 6.56

由於置閏在羅馬人眼中也是一個不吉利的事務,在現代人眼中或許有些荒唐,但從各種觀察來看,羅馬人會因為迷信而不置閏這點完全合乎當時的邏輯。

Verum fuit tempus cum propter superstitionem intercalatio omnis omissa est: nonnumquam vero per gratiam sacerdotum, qui publicanis proferri vel inminui consulto anni dies volebant, modo auctio modo retractio dierum proveniebat: et sub specie observationis emergebat maior confusionis occasio.

確實過去由於迷信,所有的置閏都被忽視:有時透過祭司們的喜好,他們想要故意增加或減少一年的天數,時而增長時而減少天數,在觀測的表面下,浮現的是更混亂的現象。

─Macrobii Saturnalia Liber XIV.1

由於高盧人西元前390年大肆洗劫羅馬城,導致諸多史料缺失,關於曆法的細節處理缺乏早期羅馬的資料,但明確可以知道羅馬曾因置閏不夠確實而導致曆法混亂,混亂到甚麼程度呢?我們可以從一些天文事件來推敲,例如這段來自西元前191年的紀載:

[4] per eos dies, quibus est profectus ad bellum consul, ludis Apollinaribus, a. d. quintum idus Quinctiles caelo sereno interdiu obscurata lux est, cum luna sub orbem solis subisset.

在執政官出戰的那些日子裡,即在7月idus 前5天的阿波羅節期間,當月亮沉入太陽的軌道時,白天天空晴朗,日光卻暗了下來。

Livius, Ab Urbe Condita 37.4.

如果有接觸過地心說轉變成日心說的那段歷史,可以理解整個宇宙是以精密的科學運作,所以現代是可以推導出天文事件的時間,科學家算出西元前191年日蝕時間是3月14日,但根據李維的紀載,羅馬曆卻是7月11日,誤差達4個月,已經是春天變夏天的等級了。

從時間點來看,可能是因為西元前218年—前201年,是羅馬對抗迦太基的第二次布匿戰爭,敵人是百年一遇讓羅馬人戰死率高達50~60%的名將漢尼拔,可能是因為戰爭頻仍,羅馬人又覺得置閏不太吉利,祭司們為求戰事順利常常不敢置閏,曆法一不小心就會亂掉,最終導致誤差達4個月。

雖然羅馬人的各種迷信會讓現代人覺得荒謬,但後來看到台灣的乖乖文化,突然發覺我們跟羅馬人其實沒差多少,只要有人指出乖乖不過是迷信,一定有人跳出來說:「幹不要不信邪,上次誰誰誰吃掉乖乖,機台就怎樣…….」哪怕機房禁絕任何食物出現,乖乖也能夠無視這個絕對準則,安然地穩坐在機台上。

換個角度想,羅馬人搞不好會說:「幹不要不信邪,上次就是置閏結果打仗被漢尼拔○○╳╳…….」

不過季節對不上月份會讓宗教節日失去意義,可能迫使虔誠的羅馬人不得不處理,在同年西元前191年,出現了Lex Acilia de intercalando這條法律,雖然細節內文已消失,但從法律名稱可得知和置閏有關,因為過了數十年到西元前 168 年,羅馬和馬其頓之間的皮德納會戰時,有出現月蝕可幫助推敲具體時間:

nocte, quam pridie nonas Septembres insecuta est dies, edita hora cum luna defecisset, Romanis militibus Galli sapientia prope divina videri;

在9月nonae的前一天的隔天,當到了月亮被吞噬的時刻,對羅馬士兵來說,Gallus的智慧近乎天神。

Livius, Ab Urbe Condita 44.37.8

科學家推算月蝕是6月21日發生,但在李維的著作中,那天的羅馬曆是9月3日,也就是說在祭司們努力之下,終於追到誤差2個多月,可喜可賀。

大祭司的政治化

除了既有的迷信之外,另一個影響曆法的就是政治,先前提到作為祭司是菁英的一份兼職工作,在西元前一世紀,羅馬共和國成為地中海霸主之後,政治鬥爭更趨激烈,大祭司置閏的權限也成為操弄政治的工具:

Quod delictum ut corrigeretur, pontificibus datum negotium eorumque arbitrio intercalandi ratio permissa. Sed horum plerique ob odium vel gratiam, quo quis magistratu citius abiret diutiusve fungeretur aut publici redemtor ex anni magnitudine in lucro damnove esset, plus minusve ex libidine intercalando rem sibi ad corrigendum mandatam ultro quod depravarunt,

為了改正這些缺失,祭司們被賦予責任,允許他們按照自己的判斷置閏。然而,這些祭司大多數出於個人好惡置閏,如使地方官或早或晚離任,或是公共承包商因年份的長短,影響財富收益。(祭司)他們出於個人慾望,曲解置閏長短的秩序。

─Censorini,De Die Natali Liber XX.6

而晚期共和國最有名的大祭司,就是蓋烏斯.朱利烏斯.凱撒。

凱撒當然不是一開始就想成為大祭司,他雖出身於貴族世家,但家道中落,要選上有威望的大祭司是很困難的。凱撒是另謀出路失敗後,借了大筆金額賄選,抱持背水一戰的精神,準備大祭司的選舉。

當時其他的候選人都是政治實力雄厚的人士,看到他如此勢在必得,打算出一大筆錢要他退選(好現代選舉的即視感),結果凱撒拒絕了,他不但去借更多錢、欠了更多的債去賄選。在當時的羅馬,要是破產,下場是財產都被沒收,本人可能被賣為奴隸,可見這個賭注多麼大,凱撒甚至還跟媽媽說沒選上就要去跑路。

(凱撒)意識到爭取埃及總督無望之後,他宣布競選大祭司的職位,並用最慷慨的賄賂,由於想到自己為此而欠下的無數債務,據說在選舉那天早上,臨動身去投票處他母親吻他時,他對母親表示,當不大上大祭司永不回來。

─Suetonius, De vita Caesarum:Vita divi Iuli.40

西元前63年,凱撒透過選舉(可能還有龐培的支持),擊敗兩位資深成員,37歲左右就成了大祭司,讓元老院大吃一驚。大祭司在羅馬廣場附近配有官邸,於是凱撒搬離了較遠且較窮困的區域,遷進政治中心,有助於他的政治發展。

印有凱撒穿著大祭司裝束的硬幣

在凱撒大多數的傳記中,這個大祭司的職位遠不如他後來任執政官和獨裁官那樣值得注目,但這段過程洽如其分地反應出凱撒的賭徒性格,也難怪他會在渡過盧比孔河時會說出賭場裡的關鍵字:「骰子已經擲出(Alea iacta est)。」

但如果從曆法的角度來看,凱撒這場政治豪賭簡直是世界史上的轉捩點。

大祭司凱撒

凱撒成為大祭司後五年,並沒有什麼以祭司身份做了何事的史料,而後面如大家所知道的,西元前58年凱撒跑去高盧打仗了,而且一打就是七年,無論是他的高盧戰記還是其他史料,沒有任何記錄顯示凱撒在高盧時有關心置閏,但根據學者們的推算,58-46年有2-3次置閏(來源),只是公布的時間點一直都很微妙,這點在西塞羅西元前51 年12月的書信中可窺見一斑。

nos hic in multitudine et celebritate iudiciorum et novis legibus ita distinemur ut cotidie vota faciamus ne intercaletur, ut quam primum te videre possimus.

在這裡,我對審判的數量、擁擠的法庭和新的立法感到如此煩亂, 我每天都祈禱不要置閏, 這樣我就可以盡快見到你。

─Cicero. Epistulae ad Familiares. 7.2

也就是說都12月了,羅馬人還不一定會知道隔年有沒有置閏,當時西塞羅急於結束自己的任期,萬一置閏就會影響到他返鄉時間。

而到西元前50年左右1或2月,凱撒因為高盧的傑出表現,讓許多貴族倍感威脅,許多人都想要倚靠龐培的權勢拉下凱撒,凱撒和龐培的衝突升高,即將發展成內戰,凱撒為了拖延時間,賄賂了也是祭司團、同時也是護民官的庫里歐(Gaius Scribonius Curio),讓他在羅馬城提出了一項置閏的議案,雖然表面上這是遵循祖先傳統要處理曆法問題,但大家都明白這是一種政治提案,只要今年有閏月,就能多出時間來拖延原定3月1日對於凱撒行省的討論。

在同年2月13日,西塞羅還要寫信問朋友今年有沒有閏月,用現代人的眼光來看,真的會荒謬到笑出來:

Cum scies Romae intercalatum sit necne, velim ad me scribas certum quo die mysteria futura sint. litteras tuas minus paulo exspecto quam si Romae esses sed tamen exspecto.

一旦您知道羅馬是否會有閏月,請立即寫信告訴我神秘祭儀的具體日期。

─Cicero. Epistulae ad Atticum, CCXLIX.21

這個議案當然沒有通過,西塞羅在同一年的信件中談及此事,可以看出這個置閏提案僅僅是政治手段,跟改正曆法無關:

levissime enim, quia de intercalando non obtinuerat, transfugit ad populum et pro Caesare loqui coepit …..

僅僅因為(庫里歐)他置閏提議沒有通過,他就跑去尋求民眾支持,並開始為凱撒喉舌……(按:庫里歐表面是支持龐培,但被凱撒賄賂後就投靠凱撒了)

─Cicero. Epistulae ad Familiares.8.6

後來凱撒和龐培打起內戰後,凱撒在其著作《內戰記》中,也出現日期季節描述令人困惑的橋段,例如西元前48年,凱撒和龐培在希臘附近對峙時,他在Civ. 3.6曾說他在1/4運送士兵出海,但隔了幾段文字Civ. 3.9,他又說冬天快到了(iamque hiems adpropinquabat),Civ. 3.25又焦慮冬天已過安東尼怎麼還不帶軍隊來。

考慮到古代冬天航行危險,加上置閏錯誤,凱撒應該是深秋安排士兵出海,可見曆法誤差有3個月,月份已經是完全對不上季節了。身為主掌曆法的大祭司,凱撒記述當下不知有沒有冒出反省的心情。

Conuersus hinc ad ordinandum rei publicae statum fastos correxit iam pridem uitio pontificum per intercalandi licentiam adeo turbatos, ut neque messium feriae aestate neque uindemiarum autumno conpeterent

…………(前略)由於高級祭司團(Pontifices)任意置潤,曆法早已十分混亂,竟至收穫節不在夏季,葡萄收穫節也不在秋季。

Suetonius,De vita Caesarum:Vita divi Iuli.40

也就是說,任意置閏這種政治行徑造成另類的「氣候異常」,思及至此,是不是要請「現在都幾月了還這麼熱」的素每來評評理呢(大誤)

終結混亂─凱撒的曆法改革

西元前 48 年,凱撒和龐培在法薩盧斯一戰後,龐培失去了大部分戰力,逃往埃及尋求庇護,埃及國王托勒密十三世為了巴結凱撒,設計殺死龐培,得知消息的凱撒趕了過去,並為龐培的死而流淚,但也許是命運的安排,他在埃及遇見了曆法的關鍵人物──埃及豔后克利奧帕脫拉,當時許多優秀的學者都聚集在她的宮廷下。

埃及的曆法

凱撒停留埃及的前48年到前47年期間,克利奧帕脫拉介紹索西琴尼(Sosigenes)等天文專家給凱撒,盧坎(M. Annaeus Lucanus)在其作品Pharsalia的長詩中,描繪了埃及盛大的宴會,以及凱撒與學者談論埃及曆法的場面。

當然這場宴會的描述已經被文學化,但當時凱撒所得知的埃及曆法是有跡可循的,根據學者考證可以簡單說明如下:

當時埃及的曆法是陽曆,以尼羅河氾濫季作為區分,一年有三季,每季四個月,每個月有30天,這樣計算下來12*30=360天,至於剩下的5天,就會被補在年尾,作為埃及人的新年假期。

季節天數月份
Akhet洪水時期,土地被水淹沒120Thoth, Paophi, Athyr, Cohiac
Peret土地出現,播種生長的時刻120Tybi, Mesir, Phanemoth, Pharmouti
Shemu水位低,收穫季120Pachons, Payni, Epiphi, Mesori
新年新年5 

與眾多學者的會面想必讓身為大祭司的凱撒印象深刻,在盧坎筆下,凱撒聽完那些學者專家的描述後表示:

Nec meus Eudoxi vincetur Fastibus annus.

我的曆法將不會輸給歐多克索斯的曆法

Lucanus,Pharsalia X, 107-193

曆法改革

凱撒離開埃及,回到羅馬沒多久,立刻著手於改革曆法。有時候命運就是這麼奇妙,如果當時凱撒沒有選上大祭司、如果龐培不是死在埃及、如果沒有和克里奧佩脫拉相遇,羅馬或許還要用這混亂的曆法過上百年千年。或許歷史就像波利比烏斯說的:「命運女神總是引導諸事萬物到相同方向,強迫它們匯聚至相同目標。」

凱撒邀請當代最優秀的哲學家和數學家來解決這個問題,按照已經研究出來的公式,制定一種修正曆法更為精確的新方法,一直被羅馬人沿用至今。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英豪列傳─凱撒-59》

索西琴尼關於曆法中閏年、閏日的算法,成為曆法的基礎,為了將改曆的變動傷害最小,凱撒的做得很仔細:

  • 將一年補足天數,從355天補成365天,與太陽年對齊
  • 將這10天在不動搖現行節慶的前提下,分散到各個月
  • 每4年就在2月置一天的閏日

更改月份的天數

儒略曆放棄陰曆選擇與和埃及人相似的陽曆,所以他將355天補成365天,另外原本是大月(31天)的天數也是不變動。

剩下的10天要被分散到1.4.6.8.9.11.12這7個月,各給一天湊到30天後,剩下的三天再分配給1月、8月、12月,如同先前所述,羅馬人算日子的方式是「倒著算」,所以只要把天數加在每月的最後一天的前一天,就不會影響用Kalendae、Nonae、Idus計算日子。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
努瑪曆292831293129312929312929
儒略曆31 (+2)28 (+0)31 (+0)30 (+1)31 (+0)30 (+1)31 (+0)31 (+2)30 (+1)31 (+0)30 (+1)31 (+2)

在2月置閏日

羅馬人非常虔誠,2月是不祥與淨化之月,許多重要祭祀也都在這個月舉行,可能出於對古老傳統的尊重,凱撒並沒有添加任何天數。僅僅遵循過去有閏月就插入2月的慣例,遇到閏年就在2月23日後多加一天,這天被羅馬人稱為ante diem bis sextum Kalendas Martias(3月 Kalendas 之前的雙六天),通常縮寫為ad bis VI Kal,英語的閏年(bissextile years)字源就來自於此。

中世紀後,羅馬人的計日方法被廢棄,但2月在閏年是29天,於是傳到今天閏日就是2/29。

其餘影響

凱撒的改革雖然對舊曆上的節慶影響不大,但肯定有些波動,例如許多人生日會變動,舉例來說,後來成為奧古斯都的屋大維(Octavianus),在史書記載上是出生於10月一日的前九天( VIIII. Kal. Oct),如果我們用舊曆算,他出生於西元前63年尚未改曆的9月22日,但因為後來9月被凱撒多加了一天,用羅馬人倒著數的方式,就是9月23日,日後奧古斯都在慶祝生日的時候,是9/22跟9/23一起慶祝的,生於改曆前的雙倍快樂。

把羅馬所有版本的月曆做個總整理,如下表:

月份拉丁語NONAEIDUS羅慕路斯曆努瑪曆儒略曆
1月Ianuarius5132931
2月Februarius51328(+閏月天數)28 (閏年為29)
3月Martius715313131
4月Aprilis513302930
5月Maius715313131
6月Iunius513302930
7月Quintilis (Iulius)715313131
8月Sextilis (Augustus)513302931
9月September513302930
10月October715313131
11月November513302930
12月December513302931
總天數304355(+閏月天數)365

混亂之年

為了讓新曆法順利上路,勢必要調整過去不正確的置閏,公元前 46 年,凱撒為了補齊錯亂的曆法,在這年增了足足90天,使那年長達455天,羅馬人稱這年為:「最後的混亂之年(ultimus annus fusionis)」。

為了使以後的季節計算可以正確地從下年的1月1日起,他在當年的11月和12月之間插進了另外兩個月,這樣一插,若是再包含習慣上屬於這一年的一個月閏月的話,當年就有15個月

─De vita Caesarum─Vita divi Iuli.40

西元前 45 年1月1日,經過一年的混亂後,儒略曆正式實施。從凱撒開始改曆到發布,只有短短的兩年,老實說比現代許多政策推行的前置期還要短暫,想必這個推行是極為匆促,甚至有些霸道,致使許多人不滿。普魯塔克還在凱撒的傳記關於曆法改革一段中,記述了有趣的小故事:

演說家西塞羅在聽到旁人講起天琴座在次日清晨將要升起,他回答:「沒錯,完全按照他(凱撒)的赦令。」好像連天體的運行都受到他(凱撒)的指使。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英豪列傳─凱撒-59》

由於西塞羅對天文頗有研究,想必是以此方式暗諷凱撒的獨裁方式,當時的凱撒也的確是一人統治羅馬,聲勢達到了巔峰。

西元前 44 年1月,馬克‧安東尼(和埃及豔后相戀的那位)為提出了安東尼亞法(Lex Antonia de mense Quintili),於是7月被改名為Iulius。

sed postea in honorem Iulii Caesaris Dictatoris legem ferente M. Antonio M. filio consule Iulius appellatus est, quod hoc mense a.d. quartum Idus Quintiles Iulius procreatus sit.

而後,執政官馬克‧安東尼推行法律,(把7月)改稱為Iulius來尊崇獨裁官凱撒,因為凱撒是出生在7月Idus 的前五天(7/12)。

─Macrob:Saturnalia Liber I.12.34

由一連串史料記載可以看出,凱撒不但沒有挖掉2月天數,而是補上閏日,至於七月命名的這鍋應該是安東尼要背起來的。

同年2月,凱撒就任終身獨裁官,為他的終局開啟了序幕。

3月15日

Satis diu vel naturae vixi vel gloriae.

無論是壽期還是榮耀,我已經活得夠久了

─Cicero.Pro Marcello.25 引用凱撒的話

在新曆法實施的隔年──西元前44年,凱撒被刺死於龐培雕像腳下,結束他波瀾壯闊的一生,做為主謀之一的布魯圖斯,發行了紀念幣,僅有少數遺留到後世,可以看到硬幣上寫著我們先前在羅馬曆上看到的縮寫─EID‧MAR,若改寫成全稱是Idus Martiae,這天就是羅馬史上最著名的一日─3月15日。

考慮到羅馬記日法在今天看起來如此的複雜,凱撒連意外死去的日期寫法都是這麼剛好,如果換成別的日期,恐怕衝擊感都會減少,作為曆法改革者,凱撒可說是在自己的日曆上留下了最完美的記號。

我個人覺得比起文學、政治、戰爭等出色的表現,凱撒的曆法改革才是他真正偉大之處,因為前述的這些都是人的規矩,能比肩的人物不計其數,但曆法是窺探諸神構築宇宙的規則,我有時會想,凱撒是否就像普羅米修斯那樣,因為發現文明的火種,不得不獻出自己的性命作為祭品。

奧古斯都的曆法修正

由於凱撒的快速殞落,雖然新曆法推行了,但羅馬不知0為何物的內含計算法,導致原定4年閏一次變成3年閏一次,而後羅馬又再次陷入屋大維與安東尼的內戰,到底何時有閏年變得很混亂,考究起來簡直可以做一篇研究論文了。

在西元前12年,後三巨頭之一雷必達過世,奧古斯繼承他遺留下來的職位,成為了大祭司,也象徵曆法成為皇帝的權力。作為最完美繼承人的典範,屋大維‧奧古斯都幾乎完成了凱撒當年未竟之事,他將儒略曆的置閏重新調整回正確的四年一次模式,並於西元前8年頒布,也在同一年,8月Sextilis被命名為「Augustus」。

神聖的朱里烏斯已經排得好好的曆法,後來由於不注意又紊亂混雜了,奧古斯都把它恢復到先前的樣子,並且它在重訂曆法的過程中,用自己的稱號「奧古斯都」來命名8月,而不是他出生的9月,因為他曾經在8月首次獲得執政官職位和取得最輝煌的勝利。

──Suetonius,De vita Caesarum:Vita divi Augusti.31

8月改名的律法稱作Lex Pacuvia de Mense Augusto,這條法律非常幸運有留下全文:

cum imperator caesar augustus mense sextili et primum consulatum inierit. et triumphos tres in urbem intulerit. et ex ianiculo legiones deductae secutaeque sint eius auspicia ac fidem. sed et aegyptus hoc mense in potestatem populi romani redacta sit. finisque hoc mense bellis civilibus inpositus sit. atque ob has causas hic mensis huic imperio felicissimus sit ac fuerit. placere senatui ut hic mensis augustus appelletur.

考慮到凱撒‧奧古斯都皇帝在賽克斯提利斯月開始履行他的第一任執政官職務,也是在這個月,他帶著三重勝利榮歸羅馬,同樣在這個月,他在賈尼柯洛山領導了忠於他、支持他的兵團;但也考慮到在這個月埃及被羅馬人民的力量征服,而且內戰在這個月結束。由於這些原因,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這個月對帝國來說,一直是極為幸運的月份,所以元老院下令這個月的名稱為奧古斯都。

─Macrob:Saturnalia Liber XII.35 引用元老院法律原件

按照羅馬人對法律的謹慎性格,8月要是多一天,肯定要大書特書,但竟然沒有寫出來,非常不合理,甚至在八卦天王蘇維托尼烏斯的著述也未曾出現相關敘事,我們只能據此推斷,奧古斯都只有改月份名稱,沒有動到天數。

另外還有個關鍵證據是紙莎草P.Oxy. LXI 4175,標示出埃及在西元前24年的星曆表,以及其對應的埃及曆和羅馬曆(儒略曆),1999年出版的Astronomical papyri from Oxyrhynchus : (P. Oxy. 4133-4300a),將其以較清晰的方式編譯出來:

這份編號4175的紙莎草剛好就是標示著埃及的最後一個月(Mesori),和新年第一個月(Thoth)。阿拉伯數字標示的是埃及曆的日子,埃及人的新年是指天狼星升起的時候,通常這個時間是儒略曆的8月底左右。

根據上頭的表示可以看出,是奧古斯都統治第七年(西元前24年),由於西元前8年才會公告8月改名,所以當時的8月還是標成Sextilis,下圖我用螢光筆標示的部分,Mesori 8th = 羅馬8月1日

紙莎草由於下半部破碎辨識不清(圖虛線標示處),但Mesori是埃及曆法的最後一個月,按理要補上5天才是新年的第一個月Thoth,就是23+5+3=31天;另外用羅馬人的算法來看,表上登記的nonae是8月7日,先前提過大月的nonae一定是7日,所以8月肯定是31天。故得證在西元前24年,8月就是31天了。

從前文各項史料來看,曆法的發佈是國家大事,特別是奧古斯都直到西元14年過世,足足統治羅馬40年,是在位最長的皇帝,改曆不可能沒有留下任何史料紀載,奧古斯都出於不滿而增加天數這件事顯然不是真的。

其他月份沒有被改名嗎?

雖然後續也有許多皇帝企圖想在儒略曆上留名,例如尼祿就把每個月改成他的封號,但過沒多久就被人遺忘,留下來的月份名稱,只有凱撒和奧古斯都,考慮到他們倆人對改曆的貢獻,確實是值得在儒略曆上記下一筆。

就這樣,凱撒制定的儒略曆自此定案,一路使用了1500年,直到教皇葛利果十三世(Gregorius PP. XIII, 額我略十三世)才做了微幅的調整,成為我們現在的公曆(格勒哥里曆)。但天數與月份名稱還是完整保留下來,就算沒有經過教皇的調整,也僅僅與目前公曆誤差13天,或許13天在現代人以秒過日子的匆促生活來說有夠大,但比起最早月曆那樣穩亂,這個曆法至今還能不誤差季節,不得不讚嘆羅馬人的科學精神。

謠言的起源

回到文章開頭所討論的,「凱撒跟奧古斯都出於個人意志,把2月的30天砍掉2天,補到7月和8月」為什麼這個傳說被廣泛流傳?

根據Pickering, W. H. 在Eratosthenes I, a study for the amateur”. Popular Astronomy 27″一書認真追尋,這個錯誤的源頭,就是來自大英百科全書1830年由托馬斯·加洛韋(Thomas Galloway)撰寫的條目,而他的來源是13世紀Sacrobosco所著的《De anni ratione》(或稱De Computo Ecclesiastico),這本書是過去有名的教科書,但時至今日已是乏人問津。

我目前並沒有找到《De anni ratione》的英文全本翻譯,後來對照手抄本後,將其對應之拉丁語來源試翻譯如下:

Et dies anni inter menses numero competenti distribuit, ita quod mensibus imparibus dies 31 mensibus vero paribus 30 attribuerentur. sed cum ad ultimum mensem imparitatis Ianuarium scilicet pervenisset, defuit unus dies. Unde a Februario subtraxit unum diem ad completionem numeri dierum Ianuarii, quem recuperaret Februarius in anno bisextili. Tempore autem Iulii Caesaris, Romani adulantes Iulio, mensem prius dictum Quintilem, Iulium appellaverunt, quia in tali tempore dicitur fuisse natus. Similiter tempore Augusti, mensem prius dictum Sextilem, Augustum appellaverunt. Sed tunc invidens Augustus mensem suum mense Iulii breviorem esse, diem unum a Februario surripuit, et Augusto addidit. Unde remansit Februarius 28 dierum. Aliud insuper accidit inconveniens, tres menses simul esse 31 dierum, Iulium scilicet Augustum et Septembrem. Unum igitur diem removens a Septembri, eum Octobri attribuit: similiter unum a Novembri, quem Decembri addidit. Hac itaque mensium ordinatione, et numeri dierum positione, licet reprehensibilis fuerit, usque hodie utitur Ecclesia.

(凱撒)他將一年中的天數(365天)以適當的數字分配給月份,奇數月有 31 天,偶數月有 30 天。 但當算到單數月的最後一個月─1月時,卻少了一天。 因此,他從2月減去一天補足1月的天數,在閏年時恢復2月的天數。 但在尤利烏斯·凱撒時代,羅馬人為了奉承尤利烏斯,把先前稱為Quintilis的月份改稱為Iulius,因為他是在這個時候出生的。 同樣地在奧古斯都時代,他們把先前稱為Sextilis改為augustus 。 但後來奧古斯都看到自己的月份比7月短,就從2月偷了1天加到8月裡。 這樣,2月就剩28天了。但這樣就會多出意外之事,就是7月、8月和9月都有31天。 因此,他從 9 月中刪除一天,放到10 月:同樣從 11 月中刪除一天,將其添加到 12 月。 這種月份的安排和天數,雖然可能受到譴責,但至今仍被教會沿用。

[5] Sequitur de mense

至目前為止並不清楚Sacrobosco書寫來源為何,但看到這裡,應該會明白沒有任何歷史證據可以佐證他的日期搬來搬去的說法,而大英百科不察引入這段資料,而它的權威又導致許多人相信錯誤的資訊,甚至在某些看起來很認真的考證書籍也會犯這個錯誤,例如2015年貓頭鷹出版社翻譯的《探索時間之謎:從天文曆法、牛頓力學到愛因斯坦相對論》這本看似考據嚴謹的著作,也誤引資料。

雖然謠言滿天飛,但總會有人致力於澄清,無論是英文、日文、義大利語都能找到專業解釋,就連當初犯錯的大英百科全書也已經更正,可惜中文界跟其他語文的差異是──網路上幾乎找不到正確的說明,包括我們自己的天文機關都引用錯誤說法。其他還有8月名稱是因為奧古斯都死於8月之類的謠言,如此抹滅這些曆法改革者的功績,羅馬人都要氣到從墳墓彈出來了。

有些以中文書寫、且較專業的天文書可能有意識到這問題,但僅僅說明月份天數是來自儒略曆的設定,沒有深究起源。(如果有人看到哪本中文書有寫請務必留言推坑我)

雖然如同文章一開始所述,這是一個不知道也不會影響人生的冷知識,不過一個簡單的搬日期故事比鑽石流傳更久遠,本身就是個有趣的故事,或許在這資訊爆炸的時代,人們已無力釐清何謂真假,但若這篇能夠在這茫茫網海中,帶來一點點羅馬曆法的微光,那就是值得的。

結語

這篇文章斷斷續續寫了四個多月,雖然是個很小的主題,但越看資料越多,到後期都有點焦慮,不過從原本完全看不懂到後面摸清一些頭緒後,回頭看史料會發現那些隱於文字的政治考量大有深意,例如凱撒賄賂庫里歐一事雖然在數年前閱讀過,但僅以為是庫里歐欠錢好說話,現在看原來有不少連鎖效應,不得不說凱撒真的是找不到羅馬論文題目的最佳選擇,甚麼荒謬事都有他湊一腳,這種發掘離歷史名人的另一面,也算是研究中的小樂趣吧。

由於科技進步,現代曆法其實已經發展到要討論加入「閏秒」的概念,但出於各種考量,並沒有實施,但就算閏秒有所改革,也不會動搖凱撒與奧古斯都留名的曆法,羅馬人認為大祭司的職責是神與人的橋樑,或許這曆法恰恰體現其中的意涵,讓這兩人和諸神建構的自然規律一同運行、我想這是一種超越史書記載的永恆榮耀。

在這篇的最後,要感謝拉丁語老師哈偉爾在拉丁語翻譯上提供我許多建議,以及我的朋友給了我這篇文的靈感,剛好撰寫這篇時是閏年(2024),會有2月29日,讓文章得以在這天發表,雖然我不是凱撒的粉絲,也對他那令男性著迷的戰場輝煌不甚熟悉,但閱讀完曆法的資料後,我由衷地尊敬他,這才是凱撒真正的偉業。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人(應該說會有人看到這裡嗎?),由於這篇是我工作之餘獨力完成,資料繁雜恐多有疏漏,若有任何建議與指正,歡迎留言或EMAIL,我會儘快改善,還請各位大德不吝指教。

參考文獻

曆法雖然不是一個流行的研究主題,但由於史料有限,大多數學者的解讀是差不多的,我也只不過是整理資料、拾人牙慧罷了。另外有些史料沒有翻譯,部分拉丁語是我自行譯出。

羅馬史料

Vergilius 《Bucolica》
Cicero《De Legibus》、《Epistulae》
Caesar《De Bello Civili》
Polybius《Histories》
Macrobii《Saturnalia》
Censorini《De Die Natali》
Suetonius《De vita Caesarum》
Lucanus《Pharsalia》
Plutarch《Vitae Parallelae:Caesar》

中世紀史料

https://issuu.com/ordereduniverse/docs/compotus_ecclesiasticus (約P22-23)

參考書籍

內斯托爾·F.馬奎斯(2023)。《古羅馬的一年:透過曆法看古羅馬人的日常生活》。上海三聯書店

阿德里安‧戈茲沃西(2016)。《凱撒:巨人的一生》。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楊益誠(2008)。《古雅典民主與羅馬共和憲政體制之發展暨其組織運作功能》。冠唐國際

參考論文

Eratosthenes I, a study for the amateur. Popular Astronomy. 1919, 27: 579–583.(585)
https://articles.adsabs.harvard.edu//full/1919PA…..27..579P/0000587.000.html

Meisner, D. (2009). The Evolution of the Roman Calendar. Past Imperfect15. https://doi.org/10.21971/P7GC73

Bennett, Chris. “Evidence for the Regulation of Intercalation under the Lex Acilia.” Zeitschrift Für Papyrologie Und Epigraphik, vol. 151, 2005, pp. 167–84. JSTOR, http://www.jstor.org/stable/20191985. Accessed 13 Feb. 2024.

Richardson, L. “Cicero ‘Att.’ 5.21.14 and the ‘Romana Mysteria.’” Phoenix, vol. 55, no. 3/4, 2001, pp. 411–13. JSTOR, https://doi.org/10.2307/1089128. Accessed 28 Feb. 2024.

網路資料

L’intervento di Augusto sul calendario giuliano
https://www.urbisetorbis.org/lintervento-di-augusto-sul-calendario-giuliano/

Calendar, Roman,Jörg Rüpke
https://doi.org/10.1093/acrefore/9780199381135.013.1260

https://www.attalus.org/refs/HieronChron.html

大学共同利用機関法人 自然科学研究機構 国立天文台
https://eco.mtk.nao.ac.jp/koyomi/wiki/

Le calendrier julien
https://icalendrier.fr/calendriers-saga/calendriers/julien

訂閱
提醒
guest

2 Comments
最舊
最新
內嵌反饋
檢視所有留言
路過的人
路過的人
4 月 之前

好用心的文章!

我知道的遠遠少於這篇文章,不過 nonae 應該不是周的概念(比如每個月也只有一個nonae),而是 idus 前第9天。
三、五、七、十月的idus是15日,該月的 nonae 就是 15-9+1 = 7日
其餘月份的idus是13日,該月的 nonae 就是 13-9+1 = 5日。

Stella
Stella
3 月 之前

哇嗚我居然現在才看到這篇,請受我一拜!
雖然我看完真的腦袋都要星爆了@@,從羅馬數字到努瑪曆,感覺習慣倒算的羅馬人都是數學天才啊…。
謝謝妳。 By Stel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