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馬研究

    【漫談古羅馬曆法】為什麼二月有28天跟29天?七、八月有31天?

    前段時間,有個朋友很興奮告訴我為什麼會有大小月,以及七八月為什麼有31天,內容簡略來說是:

    「古羅馬的凱撒挖走了2月的日子,將其補到7月,所以7月有31天,而後奧古斯都不滿意自己的天數比凱撒少,又再次挖掉2月的1天去補去8月,所以這兩個月都是31天。」

    由於在凱撒跟奧古斯都的史料中,我沒有印象哪裡提到挖走2月的日子,而且這一聽就完全不符古羅馬人邏輯,頓時腦中的農場文警鈴大響,順著這些關鍵字去查,發現這說法是中文界流傳的天大誤會,而且幾乎沒有人糾正這個錯誤。

    雖然用英文跟日文去查也可以查到這個農場說法,但稍微專業的網站都可以查到2月有28天,7、8月有31天都是出於其他的曆法考量,只有中文界不管甚麼網站,流傳的完全都是同一套胡說八道,總之至2024年2月28日為止,網路上用中文解釋為什麼2月只有28天的文章大概95%都是假新聞。

    甚至連交通部中央氣象署的居然也是錯誤的說法(截圖時間2024/02/10)

    說老實話,我一開始發現中文界全是錯誤答案的時候超震驚(甚至有點生氣),但轉念一想,這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似乎過於艱澀,而且不知道正確答案也不會影響人生,確實沒什麼好計較的。

    不過這給我了很大的啟發,因為前陣子看完了一本論文集《曆法、宗教與皇權:明清之際中西曆法之爭再研究》,對於曆法的發展很有興趣,想說趁著這個機會,來窺探古羅馬的曆法是如何發展的。

    懶人包

    如果不想看考證過程,先提供個懶人包,簡單來說,我們現在陽曆的月份名稱與天數,是從2000年前古羅馬人定下後,幾乎原封不動持續用到今日:

    1. 古羅馬曆法自有史以來,2月不曾超過28天,且多為祭祀節日,所以把2月扣掉兩天去補78月,純屬無稽之談
    2. 凱撒搬移2月的天數到7月並沒有任何史料提到,且承上所述,2月原本就無天數可扣
    3. 奧古斯都只有更動8月的名稱,沒有變動天數,且根據考古證據,在8月改名之前,8月早就是31天
    4. 古羅馬早期大小月順序本就很紊亂,但凱撒的曆法改革為對應365天的太陽週期,必須從其中幾個日期較少的月份補上天數,當時凱撒不想過度影響羅馬人算日子的方式,能補成31天且影響最小就是這幾個月,跟比誰偉大完全沒關係
    5. 現行中文界的謠言是來自13世紀的英國人Sacro Bosco的著作《De anni ratione》,距離儒略曆頒布已超過1000多年,且無考古史料佐證,可信度趨近於0

    如果還有興趣看很長很長的文章的話,那就一起從古羅馬的史料來爬梳現行曆法的由來,我會盡可能在不扯到複雜數學公式的前提下,重新用中文說明一次為什麼2月是28天,7月和8月是31天,以及錯誤流言是如何產生。

  • 羅馬研究

    漫談古羅馬共和國的選舉(下)

    爭取選民支持

    羅馬官員的任職期短,有志於最高權力的人,必須無時無刻地給選民留下好印象,不管是政治家或是政客,他們做的每一件事,除了維護自身的利益外,最重要的就是獲取民心。故羅馬比較少看到選前支持率高,任職後滿意度一路下滑的狀況。

    對當時的選民來說,在無其他耀眼功績的比較下,通常會以家世考量為最大基準,羅馬人傳統上認為,偉人的子孫會繼承其偉業與高貴的德行。但在依靠選舉才能出任官職的時代,爭取支持是必要的行為,像2014的台北市長選舉,連勝文就不可能只用「我爸是連戰」這招來贏得選民,依然要下鄉working stay,對選民介紹自己仍然是很重要的。
     

  • 文章翻譯,  羅馬

    【翻譯】笑看古羅馬

    原文來自http://www.newstatesman.com/culture/2014/06/mary-beard-humour-ancient-rome-was-matter-life-and-deat
    是篇討論羅馬人幽默感的文章,節錄很多很好笑的羅馬搞笑言談,也討論了一些政治上的「笑」點,是篇值得一看的好文。

    本文作者為Mary Beard,是頗富盛名的學者,出過諸多關於古典時期的書籍,在台灣有出版的中譯本為《羅馬大競技場的故事》,她的部落格有許多有趣的文章:http://timesonline.typepad.com/dons_life/
    此文是她所出版的《Laughter in Ancient Rome ― On Joking, Tickling, and Cracking Up》一書的節選。

     

    譯註:標準的全部的字都看的懂,但湊在一起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文章,所以可能會翻譯很多錯,還請大家幫忙指正<(_ _)>
    文中使用非常多英國時事梗,查梗查到吐血,關於羅馬的部分有些史料在書上看過,也是一樣能盡量幫大家補充就盡量補充。

     

    Mary Beard: humour in ancient Rome was 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
    幽默在古羅馬是生死攸關的大事

    It has always been bad for your public image to laugh in the wrong way or to crack jokes about the wrong targets, not least in the presence of Caligula…
    用錯誤的方式大笑,或開錯玩笑可能會危害你的公眾形象,尤其是在卡利古拉的時代……

    One evening at a palace dinner party, in about 40AD, a couple of nervous aristocrats asked the emperor Caligula why he was laughing so heartily. “Just at the thought that I’d only have to click my fingers and I could have both your heads off!” It was, actually, a favourite gag of the emperor (he had been known to come out with it when fondling the lovely white neck of his mistress). But it didn’t go down well.
    西元40年,在某個皇宮的晚宴中,一對貴族夫妻緊張地問皇帝卡利古拉:為何他笑的如此開懷?
    「只要彈個手指,我就能擁有兩位的頭。」他回答。
    他的確是一個熱於惡作劇的皇帝(他每次出現總是撫摸著情婦白皙的頸子),但卻讓人難以有好感。